第1章 重活一世(1 / 3)

重生霸图 狸八百 6528 字 9个月前
soushu2026.com,https://cmshyxs.com,xhetu.com,
本站最新地址22bzw.com,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,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,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

“不要!!”一声大吼,黎泽彬从梦中被惊醒。

“呼~~呼~~我……我死了吗?”摸了摸额头的汗珠,喘着气,环顾四周。

柔软的床,豪华的家具,一股淡淡的清香环绕鼻尖,身体还有知觉,没死,看来自己还没死。

黎泽彬捂着脸,身体还有些颤抖,脑海中尽是徐阳那杀意的眼神,还有那对准自己的黑色枪管,冰冷的让他害怕。

徐家太强了,强的他永无翻身之日。

在无法忍受那卑贱的地位之后,他喝了一些酒,选择去强奸徐阳的女人,希望弥补心中的遗憾,算是最后的抗争。

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活着,徐阳没杀自己?可为什么呢?

“嗯~~亲爱的,你怎么了?”一个慵懒的声音在身边响起,黎泽彬转头看去,当场愣住了。

白嫩的肌肤,柔滑的长发,曼妙的身材,一个赤裸的女性娇躯,正依偎在他身上。

胸前一对苏乳,用力的挤压他的手臂,丝滑的身体,慢慢缠绕了上来,媚眼如丝的扭动着,给黎泽彬带来了柔滑细腻的享受。

“赵子欣?你怎么在这!”

黎泽彬一脸的惊愕,也惹来了对方不依的撒娇。

“讨厌啦!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,刚刚才把人家折腾的死去活来的,真讨厌。”

赵子欣明显才刚与他做爱过,身体都是赤裸的,黎泽彬这种事后不认账的表情,自然让她不满。

只是,他此刻关注的,根本不是做爱的问题,而是两人的关系,赵子欣他当然很熟悉,两人也不知一次的做过爱,但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。

这个女人,从一开始就是别有用心的接近他,当目的达到之时,当场就和他决裂了,现在又怎么可能爬上他的床?

黎泽彬拍了拍自己的脸,希望自己清醒一些。

看着远处的桌子上,稀稀拉拉的散落着不少公司文件,那瓶被自己失手打碎的绝版红酒,也完好的摆在酒柜上。

若是眼前的这一切,都是真实的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,自己重生了,重生在了 10年之前。

连忙一个翻身,激动的抓起床头的手机,依旧是当年那款老型号,点开网络,在上面查询了最准确的时间: 2445年3月28日,正是10年之前。

自己重生了!

也就意味着,他有了一次后悔的机会,曾经那些遥不可及的东西,现在都能夺过来。

赵子欣看着他呆呆的看着手机,一脸的呆滞,用手推了推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没事,刚刚坐了一个噩梦,没事。”黎泽彬摸了一把脸,努力压住心底的狂喜,搂过赵子欣光滑的蛮腰,脸上露出了宠溺的微笑。

可惜,换来的反应,是那一闪而过的厌恶。

“没事就继续睡吧。”赵子欣转过身,想继续睡觉,黎泽彬却馋了上来,一手爪上那久违的乳房,享受的搓揉两把。

“既然醒了,就帮我舔一舔吧。”黎泽彬也好不客气,把赵子欣的脑袋往自己胯下压,想让这个谋害他的女人,给自己舔鸡巴。

可惜,被赵子欣拒绝了,一脸嫌弃的说道:“好恶心,我才不会帮男人舔这东西。”

赵子欣有一些洁癖,做爱都放不开。

顿了顿,似乎是怕惹恼了他,又换做了温柔的语气说道:“大不了,我再和你做一次吧。”说着,又转身去床头拿起避孕套。

看着赵子欣的背影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上一世的自己太傻了,居然会相信这个女人,害的自己家破人亡。

重活一世,他可不会这么窝囊了,不愿给我舔鸡巴?不愿和我无套做爱?那就让你以后跪着来求我。

黎泽彬根本懒得和这个女人废话,直接下床,说道:“算了,做了一个噩梦,我现在也没心情了,我去书房看一会书吧。”

“嗯,那你早点回来休息,明天还要去矿场考察的。”身后的女人,根本没有留恋他,或许此刻已经露出了鄙视的眼神吧。

鄙视自己阳痿吗?连做爱都没性欲了?

还是鄙视自己太废物,被一个噩梦吓成这样。

无所谓了,黎泽彬穿着一套睡衣,径直离开了房间,去到那久违的书房里,一个人坐在书桌前书,提起书写起来。

他重生了,那曾经犯下了的错,他都能弥补,他要趁着刚重生的时间里,尽可能的写下记忆中的事件,以作备忘。

重生10年,也就代表他可以未卜先知,只要掌握着先机,就可以掌握一切。

上辈子他太废物了,身败名裂、活成了一个废物,最后被徐阳像条狗一样打死。

这一世,他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。

当然,这不代表他会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,相反的,他要用暴力,得到世间的一切。

曾经看不上自己的女人,曾经陷害过他的敌人,还有那高高在上、不可一世的徐家,他要把一切都踩在脚下。

……

第二日一早,黎泽彬就和往常一样,起床洗漱,带着赵子欣这位女友,下楼吃早饭。

“阿姨,早啊!”赵子欣甜甜的笑着打招呼,那模样,就像是个乖巧的媳妇一般。

要不是他有了十年的记忆,恐怕现在还被这女人的表象所蒙蔽。

他妈妈罗偀,自然是十分心喜,若是自己儿子能娶到赵子欣,也算是门当户对,连忙招呼二人来吃早饭。

三人坐在桌上,一副和谐温馨的感觉,罗偀开口问道:“儿子,你等会有事吗?没事就跟我去一趟徐家。我向银行申请的贷款,已经批准下来了,你小姨的公司最近在招商,若是能拿下一些订单,也能让公司缓过气来。”

小姨万淑玉,也就是徐家当代主母,徐阳的母亲。

当然,因为是远房,两家的关系都不怎么亲,徐家甚至都没把他们当亲戚,他妈妈见了徐家人,都要点头哈腰的一顿奉承,小姨这个称呼,也只是再家里喊喊而已。

他父母是开贸易公司的,几年前父亲因故去世,留下母亲一个人支撑公司。

去年,他从海大顺利毕业,加入了公司帮忙,只是这一年来,他除了吃喝玩乐,什么也没能帮上,公司业绩也一日不如一日,

记得上一世,他被赵子欣骗了之后,又遭到白家的落井下石,债主上门、走投无论。

妈妈跑去徐家,跪在那万淑玉的面前哀求,都得不到那女人的一点怜悯,还有自己死前,那贱女人还踹他妈妈一脚,黎泽彬现在都还记忆犹新。

但这一世,他不需要再去求那些人了,相反,他要把徐家踩在脚下。

“妈,徐家暂时就不去了,我和子欣商量好了,等会去看一个矿场。若是没问题,我也准备投资一些,一定能赚大钱。”黎泽彬搂了搂子欣的腰,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赵子欣自然心喜,连忙腻声说道:“是的阿姨,我家是发开矿场的,最近发现了一个好的矿源,已经和当地政府协商好了,若是能成,收益一定可观。”

罗偀看着儿子能上进,自然很开心,叮嘱了几句,就暂时压下了徐家之事,只让他们路上小心些。

……

吃了早饭,两人启程出发。

先是乘坐飞机,又转了一趟火车,最后才驱车赶到目的地,这里已经算是靠近边境地带了,人烟比较稀少,他们的目的地,正是一块还未开放的矿区。

“真是的,怎么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。”黎泽彬一脸的不耐。

“别急啊~已经到了,快看,我爸在前面。”赵子欣挽着黎泽彬的手臂,十分亲昵的,把他带到了一个中年男子面前。

“哟,泽彬来了啊!路上辛苦了。”赵勇,赵子欣的父亲,穿着一身西装,一看到他到来,就露出了亲切的笑容,语气颇为和蔼。

当然,这些都是表象,经过上一世的背叛,他知道这对父女背后的奸诈。

也不说破,继续装作那二世祖的模样,大气的说道:“赵叔客气了,有钱赚,我当然不会错过。这里就是你们说的矿场?都是些黄土地啊!矿在哪?”

黎泽彬左右扫了扫,这里看起着比较空旷,一眼望去全是黄土,只有一堆技术员,在远处摆弄着机械,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矿脉。

父女俩在心底齐齐鄙视了一番,但这种人傻钱多的公子哥,也正是他们需要的。

赵勇笑着回道:“呵呵~~泽彬你别急啊!现在还看不出来,但我们做了地质监测,下面可都是上好的煤矿,价值绝对不低的。来,看看,这是检测报告。”

赵勇递了一份厚厚的检测报告过来,上面密密麻麻的,都是对场地的地质采样数据,还有一些例如政府的通文,保底的评估等等。

这对父女,现在就是谅他看不懂,一步一步的把他引入局里。

谁知黎泽彬更干脆,看都不看,甚至接都不接这文件,而是当着赵勇的面,一把攀上了赵子欣的屁股上,搓揉了几下。

豪气的说道:“不用看了,我还不相信赵叔嘛,哦,不对不对,是准备叫岳父了,对吧子欣?”

当着赵勇面,搓他女儿的屁股,黎泽彬的表现可谓是十分糟糕。

但这对父女,本来就是心中有鬼,赵勇也只能假装尴尬的,微微侧过头去,大笑着掩盖怒气:“哈哈~你们年轻人的事,你们自己商量就好了,但这矿场啊!有我把关绝对没问题的。”

赵子欣也在一旁不依的撒娇道:“讨厌,我爸还在这呢。你放心吧,这矿场一定能赚钱,我们一人投资一半,日后……就算我的嫁妆了。”

赵子欣脸色微红,一副小女儿姿态,还不知心底又骂了黎泽彬多少次。

黎泽彬也懒得继续陪他们演戏,这矿场是他上一世的噩梦开始,但又何尝不是这一世的机缘?

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,拟好了合同,就交给我妈,我让她注资进来。”

几句话谈好一笔上亿的生意,他的放纵,让赵子欣大喜,‘波’的一下,红唇亲了一下脸颊,胸前的一对酥乳,用力的挤压着他的手臂。

“老公你真好,等做好了这个项目,我们就结婚度蜜月。”

“哈哈,泽彬果然有魄力,放心,这矿场我来负责,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无耻的父女俩,一个喊起了老公,一个拍着胸部保证能赚钱,演的像真的一样,黎泽彬心里冷笑,根本懒得和他们废话。

“那就这样吧,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太热了。”黎泽彬捏着衣领扇了扇,故作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,还凑到赵子欣的耳边,轻声调戏道:“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,今晚……”

“嗯~~你先回去嘛,我还要呆在这帮我爸爸呢!来日方长,等矿场步入正轨,咱们就能天天呆在家里数钱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