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建立班底(1 / 3)

重生霸图 狸八百 9545 字 9个月前
soushu2026.com,hetu2024.com,xhetu.com,
本站最新地址22bzw.com,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,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,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

黎泽彬的计划开始实行,没过多久,银行和财务的人都来了,那位白笑萍,自然也在其中。

“哒哒哒~”脚下踩着一双高跟鞋,一双黑丝美腿看起来十分性感,身上是一套白领工作服,精致的面容,带着一副金丝眼镜,嘴唇上是艳丽的口红,不到三十岁的年纪,真是风采正盛之时,白领的制服,让她看起来成熟诱人。

白笑萍跟随着银行人员而来,看到了这两块巨大的原石,也是十分震惊,想必回去之后,会第一时间通知白家吧。

银行行长看到这两块石料,笑容明显多了起来。

他们银行放贷给黎家,是要去接徐家生意的,没想到都被黎泽彬挪用了,还没来得及追究责任,现在看到这两块翡翠巨石,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。

不就是改了投资项目嘛,能赚钱,他们都乐得看到。

“哈哈~~罗老板真是厉害,我虽然不太懂玉石,但这两块一定价值连城,不知罗老板请我们来,是想……”

“我想以这两块玉石为担保,再向你们银行贷款一笔钱。”罗偀得到儿子的嘱托,看到白笑萍也没有露出异样,直接谈起了贷款。

“好,那先让我的人来评估一下吧。”

银行行长没有多问,他是乐见其成,抵押公司、抵押玉石,这些都是良性的资产,不管黎家有什么打算,反正他的业绩又能翻上一番了。

当然,其他人还是担心的,例如跟在黎泽彬身边的亲信南叔,看着远处银行的人,已经开始评估原石的价值,忍不住出言劝说道:“少爷,我听人说,最近的玉石价格挺不错的,为什么不直接卖掉呢?”

“切,你个开车的司机,懂什么?我经一朋友介绍,拿到了一大批的便宜货源,我要多酬些钱,再去多进几批。”

说完,又想起了周围还有人,叮嘱了一句:“刚刚的话,你们谁都不要传出去啊!坏了我的好事,你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周围都是公司的职员,自然连声应是,至于那位白笑萍目光闪烁,会不会帮他保守秘密,那可就不一定了。

和南叔眼神交回了一下,一切尽在不言中,鱼饵已经下出去了,就看大鱼能不能上钩了。

……

当晚,白家的书房里,黎泽彬的局,毫无疑问的开始生效了。

“刚刚得到消息,黎家得到了一大批的原石,解封了两块,水种非常好,价值连城,已经决定抵押给银行,准备继续进货。而且为了更快的拿到贷款,黎家在利息上做出了让步。”

白锦看着白笑萍传来的情报,皱着眉头思索着。

她的父亲也是叹了口气:“你说黎泽彬这废物,怎么就这么命好呢?居然拿到了如此好的货源,你说这货是从哪里来的?”

“还不清楚,我让缅国的供货商查了,似乎是一些商人正在清仓,具体原因未知。”

白父优柔寡断,还是要靠自己的女儿:“那你说,要如何处理?”

白锦略微思索,分析道:“大批量低价出货的原因,无外乎是需要大量资金,又或是找到了新的优质矿坑。”

“前者的可能性很低,毕竟几个月后就是缅国的原石公盘,到时出货才是最优选择,没必要为了聚拢资金,现在就抛售这么多原石。所以,我更倾向是找到了新坑,而且质量上乘,黎泽彬准备大批量买回来售卖。”

“当然,还有最后一种可能,黎泽彬在布局。可看他以往的表现,应该没有如此能力才是。那些出货的商人也很奇怪,我怀疑是幕后有人在操作。”

“先观望一阵吧,若是出货量真的很大,我们也可以向供应商压价,这对我们有利。要是能找到黎家的供应商,那就更好了。”

白锦的能力很强,黎泽彬要透露情报,也不能太过明显,只能给一些讯息,让她自己猜,好在这些采购,都是走正规渠道的,除了先行的两块巨型原石,还有大批的原石在路上。

而坤鲨那边,为了隐藏自己,也是利用各种空壳渠道出货,白家要查也很难。

等这批贷款办下来,后续的还有大量资金涌入,大批采购必然还会上演,只要白锦得不到政变一事的情报,那她就绝对猜不到黎泽彬的想法。

……

回到这边,黎泽彬此刻,正在会议室里,接见了一位骗子,而这位骗子,就是他最看重的人才了。

“我和南哥一样,叫你黎少爷吧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步凡。”说话者,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,当然,这是乔装之后的。

进入会议室,步凡就脱下装扮,也就四十岁左右,就像他的职业一样,他是个骗子,精通各种学科,擅长耍一些阴谋诡计,伪装能力一流。

恰好,这就是黎泽彬最需要的人才。

南叔虽然很忠心,但更偏向特工保镖,让他一个打十个没问题,办事上却并不怎么出众,能得到步凡的投靠,那必然是如虎添翼。

不过,前提是能收服此人。

“多的话我也不说了,我从发出招揽到现在,已经过了十多天,想必你已经了解过我了吧,说说看,你愿不愿意加入。”

黎泽彬单刀直入,眼前这位是聪明人,什么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,都没用,更多的是要看对方自己的想法。

步凡点点头,也是开门见山:“总的来说,决策了得、野心不小,只是能力有限。刚刚你和南叔在原石前的对话,是在演戏对吧,故意向外散播情报。想法不错,就是设计上比较捡漏,如果是我,我会在公司决策上凸显目的,然后无意识的把这些决策泄露出去。”

步凡的话,让他心中一惊,能知晓他们的谈话,这人当时必然已经潜入了进来,就在一旁看着,而且一眼就看破了他的计划,真是厉害。

南叔有些头疼,在一旁打圆场:“骗子,都是自己人,没必要玩这么狠,这里的都是些普通安保人员,经不起你折腾。”

南叔很了解步凡的能力,除非是顶尖安保公司,否则根本无法挡住步凡的渗透。

黎泽彬也没生气,反而是更加热切的想得到步凡。

直接提出了招揽:“我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。我听南叔说过,当年你们遭难,惹上了一些大人物。等我羽翼丰满,我可以给你们报仇。你若是还有什么条件,可以提,我……”

“没有了,我加入。合作愉快,黎少爷。”步凡微微一笑,直接站起来伸出手,这果断的架势,让黎泽彬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你同意了?”他很意外,像是步凡这种能人,应该十分自傲才对,怎么两句话就同意了?

步凡耸了耸肩,解释道:“说实话,以我的能力,并不缺钱。当年我们遭难,我好不容易掩护南哥和他女儿来这,却发现资金被冻结和监控。事态紧急,否则也不会有你母亲帮忙这事了。”

“我们仅剩的六人,在哪里都能活的逍遥自在,但我们身上背负的血仇,不能不报。我曾经看不上你,但我听南哥说,你改变了很多,甚至联系上了缅国的政变军阀,这就是我们需要的力量。我只想报仇,不需要其他的条件。”

自信而又血性,步凡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,而黎泽彬的崛起,就是他们寻觅的机会,一股强力的武装力量,只要将黎家推向世界的巅峰,他们就有足够的力量报仇。

加上有南叔在中间牵桥搭线,步凡他们同意加入,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“好!合作愉快!”

黎泽彬与步凡的手,握在了一起,这平静的世界,也要因他们二人的练手,而翻天覆地了。

……

4月4号,一个十分不吉利的日子,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一个狗仔队,翻入了一处住户的家里,拍摄了几张娱乐圈的八卦绯闻,看似十分的普通,但这几张照片,却是黎泽彬整个计划中,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“少爷,拿到了。”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南叔亲自出手,就在那人翻墙出来之后,干净利落的冲上去打了一顿,然后抢走对方的随身物品,交给了早已等候的黎泽彬。

连忙南叔递来的相机,翻看其中的照片,嘴角露出了笑容。

照片里,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性,与另一位女性的亲密照,这是一次很单纯的幽会,只是这个男性的身份并不简单,是未来著名导演周胜,而他的儿子周宁,则更不简单了,是黎泽彬崛起最关键的人物。

这组照片,是在三年后才曝光的,期间,这位狗仔队用照片勒索了大量钱财,直到周胜无法负担,才被曝光出来。

这些照片为何如此厉害?是因为照片里的女性,是别人的老婆,周胜也因此惹怒了一位大人物,最后身败名裂。

他现在还没建立起自己的班底,要去偷拍也没有专业人士,但他记得这组照片,是在4月4日这个不吉利的日期拍的,索性就让南叔去跟踪那位狗仔队,直接抢夺成果好了。

“干得漂亮!明天,我们一起去拜访这位周导。”

……

第二日,艳阳高照,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空气,他带着南叔,来到了横镇的拍摄地,经人介绍,找上了这位周导。

此刻的周胜,只能算是小有名声,黎泽彬身为富家公子,利用赞助的名义,很容易就见到了他。

周胜笑呵呵的接待了黎泽彬,迫不及待的,谈起了自己的电影:“你好你好!听说你想投资我的电影?欢迎欢迎,我给你介绍一下,我这部《女帝》,讲述的是一位……”

“等等,周导,我这次来,不单单是要谈赞助的。”黎泽彬打断了他的话,挥了挥手,让南叔在房间了扫了一圈监控设备。

放在以前,他对这种窃听方面的威胁,还没有这么重视,但现在,他开始渐渐起势,往后的一切都需要小心谨慎才行。

周胜看到这架势,心理有些踌躇,难道是碰上黑社会了?他不想惹事,可麻烦事似乎找上门了。

“周导,请看看这几张照片吧。”黎泽彬从怀中拿出了早已晒好的照片,递到了周胜的面前,周胜当场脸色大变。

“你……你跟踪我?”周胜知道这事的严重性,激动的站了起来,说话也有些颤抖。

“不是我跟踪你,而是别的狗仔队跟踪你,而我帮你把这些照片截了下来,你可以去打听打听,昨天这栋别墅外,有一位狗仔队被打残了。”

黎泽彬风轻云淡的说着,让周胜心中翻江倒海。

打伤狗仔队这事,很容易查到,对方没必要撒谎,周胜也不会去质疑,但对方这有备而来的架势,一见面就拿出照片,明显是另有所图。

“你想怎么样?要钱吗?”周胜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导演,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价值,能让对方看上。

但黎泽彬却知道,这位未来是世界级的大导演,他这是在投资未来,自然不可能是要钱的,微微一笑,答道:“我想和周导交个朋友。”

“交朋友?”同样的回答,当日的坤鲨不信,这位更不信,你这明摆着是在威胁人,哪有强行交朋友的。

“当然是交朋友,我最喜欢交朋友了。我帮你把这事压下来,并且出资给你拍戏,像是这部女帝,我可以出资两个亿,完全由你掌控,你想怎么拍,就怎么排。”

黎泽彬的条件,好到令人发指,周胜根本不信,拿着照片,静静的等待黎泽彬的下文。

可黎泽彬的下文,依旧是重磅好处:“我甚至可以帮你搬到这位大人物,让你的爱人得到解放,日后和你一家团聚。”

黎泽彬的未卜先知,让他掌握了太多的情报,这条件,已经让周胜激动的握紧了拳头。

周胜年轻时,与一位女子好上了,却遭到女子家人的反对,因为他父母双亡、无权无势,连自己都需要救济金来维持生活,两人的爱情,也无疾而终。

后来,恋人迫于家里的压力,嫁给了一个不爱的人,他则是远走他乡,收养了一位义子,决定终生不娶,沉浸在了电影事业之中。

这次,是周胜无意中再次见到曾经的初恋,才知道那位有钱有势的大人物,在外面保养了不少情妇,娶她回来只是当个花瓶,根本没有一丝的爱意。

就这样,两人旧情复燃,才有了这次的事件。

内容很狗血,但也是实打实的弱点,周胜现在就是个小人物,根本无望夺回爱人,黎泽彬给的价码,太过吸引人了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周胜忍不住了,现在不单单是被胁迫,也让他得到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,哪怕是与恶魔做交易,他也愿意。

黎泽彬看到对方上钩,脸上露出了笑容,说道:“首先,我提供钱让你拍电影,你可以尽情发挥,不需要有所顾忌,你只需要安排我指定的一些演员即可。放心,我指定的演员,一定会让你满意的。”

投资方要玩女明星,这种潜规则这在业内不是什么稀罕事,周胜也不稀奇,静静的等待接下来的条件。

“其次,我要你的儿子。”

“我儿子?”周胜愣住了,纵使他想过千万种可能,也没想过黎泽彬的目标,会是他的儿子。

他名下就一位收养的义子周宁,可周宁现在在读书啊!要他儿子干嘛?

黎泽彬无法解释未来的事情,只能模棱两可的回道:“我很欣赏你儿子的才华,我想投资他的项目。这点,你可以和你儿子谈谈。”

周胜静静的思考了一会,他实在猜不透黎泽彬的想法。

投资两个亿拍电影,要睡一两个女明星是很正常的,这点他可以理解,而投资他儿子的研究项目,这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吧,和他儿子的导师说一声就行了。

反而是黎泽彬这一上来就是用照片威胁,还要帮助他的爱人摆脱控制,最后就提这两个莫名其妙的条件,这事真这么简单吗?

周胜想不通,但也没必要继续想,对方又是给钱,又是帮忙的,答应下来,不是什么坏事。

两人简单的沟通了一下,基本上不存在太多问题,无非就是黎泽彬分批把钱汇入,周胜把那些要求严苛的各路投资方,全都剔除,专心的拍摄出一部好片子。

《女帝》,是周胜第一步大火的片子,唯一可惜的是商业要素过度。

黎泽彬的资金投入,必然能让这部电影达到巅峰。

……

周胜得到两个亿注资,重新开始选角的消息传开,各路演员都闻风而至,甚至不乏一些一线大明星想加入。

可最后,这个女一号的角色,却落在了一个新入行没多久的,十八线的女艺人手中。

视镜室里,周胜和黎泽彬并排而坐,看着眼前这位相貌绝色的女演员。

“这就是你说的杨青青?还算不错,她之前来面试过,我影响挺深的。长相挺适合,就是演技略显生疏。”

“这都不是问题,你多费点心,我再出个百来万,请一些老前辈私下授课教她,等你开拍的时候,应该能跟上。”

方案不错,周胜也耸了耸肩,同意下来。

他之前预定的女主角,也是那些投资方钦点进来的,单论外貌资本,还不如这一位,能换杨青青上,算是不错了。

当然,最终的决定权,不在他俩,而是杨青青自己。

杨青青昨日得到复试的通知,激动的一夜没睡,对着镜子磨练自己的演技,可惜,现实太过残酷,她这种没名气的群演,很难有出头机会。

所谓的复试,不过是黎泽彬的胁迫而已。

“我们很快会见面的。”这句话她现在都还记得,看到这个恶魔再次出现,杨青青害怕的有些颤抖,看来这位,的确有左右娱乐圈的能力。

斥资两个亿,捧她成为女主角,再花费百万给她安排演技培训,这是每位刚入行的艺人,做梦都想拥有的资源。

只是这份资源背后的代价,让她有些难以承受。

……

入夜,华灯初上,杨青青站在一座酒店面前,手里拿着《女帝》的剧本,剧本很薄,只有两页纸,而她整个人的精神,也在恍惚之中。

一步天堂、一步地狱,杨青青拿着电话,把最后的决定权,教给了自己的男友。

“喂?小冰吗?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?” 电话那头,传来了一位男性的声音。

“我……今天去面试了,可角色拿不下,心情有些不好。”杨青青的语气有些异样,似害怕的颤抖,又似祈祷一缕救赎的出现。

只可惜,男友正在忙着工作,周围太吵了,听不清女友语气中的复杂思绪。

“哦,没事,下次继续努力。嗯,东西放这吧,等会要用。”

电话那头,断断续续传来声音,可惜大多都是在安排工作,对她的心思,一点不能体会。

“我心情不太好,你能陪陪我吗?”

站在酒店前,一阵冷风吹来,杨青青缩了缩身子,她很希望在这个时候,能得到恋人的拥抱,她无法做出选择,只能把问题,交给了男友。

若是男友来了,她会告诉自己的恋人,她被导演要求潜规则,要成为别人的性奴隶,日后要活在悲惨的魔爪之下,成为别人肆意玩弄的母狗。

那么结果,一定是男友鼓励她、呵护她,让她放弃这可怕的梦想,两人手牵手,一起努力,拥有更坦荡的明天

可惜,她的男友,还是没能明白,没有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