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绝代风华的白锦(1 / 3)

重生霸图 狸八百 7466 字 9个月前
hetu2024.com,https://cmshyxs.com,cjswu.com,
本站最新地址22bzw.com,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,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,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

昨日舒爽的发泄了一番,第二天,黎泽彬就开始继续发展事业。

今天,他总算是见到了自己最渴望的人才,周勇的儿子——周宁。

黎泽彬来到了剧组,一进入周胜房间,就看到了一位满脸稚气的青年,正是黎泽彬印象中的那位,未来最厉害的科学家。

按照年龄,周宁此刻还在学校里攻读博士,见到黎泽彬这种大老板,有些生疏的站了起来,手足无所,微微弯腰打起招呼。

“你好,我是……周宁!”

“你好,我是黎泽彬,我想你父亲,已经和你说过我的事了吧。”黎泽彬伸出手,很友好的握了握,对于人才,他是十分渴望的,这周宁必须要拿下。

周宁看了眼周胜,他父亲的确和他说过黎泽彬的事,可正是因为说过,他才感觉十分困惑啊!

黎泽彬又是投资拍电影,又是帮他父亲搬到一位大人物、找回恋人,一来二去的,竟然是为了自己,这事有种说不出的诡异,他就一普通学生而已,怎么会让大老板看中?

“不要疑惑,我也是经过多番的调查,才找上你的,我想要投资你的研究项目。”未来的贸易战,打的是能源、是科技,这位周宁,就是未来最顶尖的人才,撑起了华国的半边天。

只可惜,当年得到周宁的徐阳,因为实力不足,被六眼联盟打压,最后抵挡不住让步妥协,致使华国也沦为笑柄。

今生,黎泽彬就要改变一切,提前找上周宁,开始布局,为日后的贸易战打下基础。

周宁虽然不明白自己哪来的名声,但有人肯投资,那当然是好的,连忙点头答应:“多谢黎老板了,我的导师,也正在到处的募集科研资金,这个项目……”

“不!我想你误会了。来,座下说。”黎泽彬抬手,打断了周宁的话。

“我要投资的是你,并非你们的学校,更不是你的导师,你那导师品行不端,只会盗取学生成果,你跟着他,迟早要完蛋。”

黎泽彬的话,并非空穴来风,因为上一世,这位就是被自己导师拿走了科研成果,卖给了国外,最后失意的被徐阳捡到,而那份成果,就是最关键的新能源研究报告。

他现在就是要把这份成果垄断,至少在短期内,让西方列强无法跟上他们的脚步,那就能占得先机。

当然,这些事情只有黎泽彬知道,告诉周宁他老师品行不端,这位也是半信半疑。

好在黎泽彬也不需要他相信,直接了断的说道:“我只要你过来,摆脱你的老师,独自领队研究,为我一个人工作。我可以提供全球最新进的仪器、最雄厚的资金支持,年薪以千万计。”

黎泽彬的条件,好的惊人,周宁就一个还未毕业的学生,居然拿到了千万年薪的 offer,让他激动不已。

“真的吗?但我只是一个学生,我担心……”

“没什么好担心的,我相信你!”黎泽彬站了起来,拍了拍周宁的肩膀,给予最大的鼓励:“记住,这个世界弱肉强食,我们华国要崛起,每个人的力量,都不可或缺。你的研究,将是吹响反攻号角的关键。”

“我……真的可以吗?”每一位青年,都有一颗报效祖国的梦,周宁死死盯着他,眼睛里含着激动,仿佛身上有千斤重担,却又充满着力量。

“可以,你一定可以的,为了华国崛起而奋斗!”

“好!我答应你,我愿意为你工作。为华国的崛起,而奋斗!”

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,也宣告者,挑战六眼联盟的时刻,即将到来,属于华国的辉煌,将由他们的续写。

……

谈妥一切,黎泽彬就让南叔去帮忙,捐了一笔钱给学校,让他们开后门给周宁提前毕业,然后开始选址,组建实验基地。

也让南叔的另一位兄弟,负责后勤的机械师黑水,帮忙从世界各地的黑市里,采买一些仪器回来,只要资金一落位,黎泽彬的计划,将开始全面的运转起来。

而说起资金问题,黎家虽然在利息上向银行让步,快速的拿到贷款,可资金依然比较紧缺,主要是步子迈的有些大了。

按照他原本的计划,是要让白家元气大伤,尽可能的降低威胁,才选择正面动手。

毕竟白锦和徐阳是旧识,两人算是互相欣赏的知己,逼急了,白锦肯定会倒向徐家,对他来说,徐家是一个庞然大物,暂时还无法撼动。

可现在不一样了,南叔的几位好兄弟加入,让黎泽彬实力大增,一些布局也可以超额完成,黎泽彬一咬牙,决定拼一拼,争取一口气把白家搬到,把最具威胁的白锦击溃。

第一个计划,就是让刚加入的步凡,开始疯狂炒原石,一口气拿出了十几家空壳公司,开始帮他倒卖原石。

从坤鲨那获得低价原石,再以同样的低价,卖给这十几家空壳公司,其中涉及的做账、交易,全部由步凡来操作,货物与资金在来回的流转。

这么做,必然会有一些亏损,但却让整个原石市场,都为之混乱起来。

真实的纳税,由政府认证了低价原石合同的存在,不少人开始联系了黎家,希望获得一些原料份额,都被步凡拟定的长期合同给挡了回去。

华国的原石商贩,开始纷纷向缅国供应商施压,可缅国商人,也同样不愿这么低价抛售啊!一时间,市场开始混乱,玉石生意,开始变的动荡不安。

当然,天下间,聪明人还是有的,例如白家的那位白锦,就不是这么好对付的。

过了几日,黎泽彬接到了白家的邀约,在一个商务酒店见一面,这对他来说,是一件好事,代表着他,开始真正与上一世的敌人,进行角逐。

此刻的黎家,明面上的实力还很弱,算起来,他家倒是和那赵家父女差不多,算是一介富商,但和真正的豪门比,还有不少的差距。

不说徐家那个庞然大物,单单是白家,都不是黎泽彬可以随意撼动的,若不是有步凡的发力,恐怕他也就事成之后,让白家遭受一些损失而已。

得到谈判邀约,可以看做是白家对他的重视,无论好坏,他已经有撬动杠杆的实力。

“请把电子设备放在这里吧。”

黎泽彬如约来到酒店里,刚准备进入议会厅,就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,仪器在他身上扫描,阻止他携带电子设备进入。

这种检查,说的好听些,是阻止商务谈判时,防止一方录音的手段。

说的难听些,就是给他一个下马威。

黎泽彬皱了皱眉头,看来今日的谈判,并不会太顺利了。

“好,那就放这吧。”黎泽彬略微一思量,也没有拒绝,黎家确实与白家相差甚远,他也不会因为一点下马威,而负气离开。

把手机一类的杂物,交给了自己随行的保镖,正式踏入议会厅里。

议会厅并不算大,简单的座椅,一位女秘书正在操作着笔记本电脑,似乎正在帮白锦处理文案。

自己连手机都无法携带,这位女秘书,却把笔记本电脑,堂而皇之的摆出来,这就是实力不对等的表现。

“黎泽彬,25岁,毕业于海大,传闻与徐家是远房亲戚。”一阵美妙的女声响起,白家现任的决策者,上一世赫赫有名的商业女神白锦,发话了。

白锦的才华,力压同辈,年纪轻轻已经从其父手中,接过了整个公司的大权,而她本人,更是生的倾国倾城。

身高约有一米七左右,苗条高挑,下身一条短裙,压不住她完美无瑕的玉腿,偏偏那纤细的蛮腰上,白色衬衫被高耸的酥胸撑起,妙曼的曲线,绝对是黄金的比例

再看脸蛋,白暂滑腻,彷若吹弹可破,明眸皓齿,柳叶弯眉,一张瓜子脸,生的美艳动人。

一对简洁的水滴型耳坠,闪着银色的光芒,动人的双眸闪烁着神光,好像要看透人的心底,不管怎么看,这都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。

只可惜,这个女人太过骄傲了,眼底透露的蔑视毫不遮掩,嘴角勾出的一缕笑容,仿佛都是在嘲讽着他。

从进门的搜身,到电脑摆桌上,再到开口即是背景调查,白锦明目张胆的,给他来了一记下马威。

“白同学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黎泽彬没有反击,因为他还不够格,白锦的作为看似无礼,实则是一次试探。

说起来,白锦、黎泽彬、徐阳、赵子欣他们,都同为海大学生,年龄相仿,还曾因选修在一起听过课,大家也算是认识。

当然,黎泽彬在学校里就是个垃圾,和徐阳、白锦这些天之骄子没得比。

面对他的攀交情,白锦甚至都懒得理会。

低下头,伸出纤纤玉指端起了面前的咖啡,拿着一根勺子,优雅的搅动两下,红唇轻轻抿了一口,美丽的容颜在水雾下,更显高雅与绝色。

“听说,你们黎家,最近也开始插足原石生意了。”白锦开口了,直接杀入主体,根本懒得谈什么同学情谊。

黎泽彬微微一笑,坐在了面前的一张椅子上,答道:“小打小闹而已,自然是比不过白家的。”

“既然知道是小打小闹,那就别闹了,结束你这愚蠢的游戏吧。”

白锦根本不像是来谈判的,才第三句话,就直接言明让别人不做生意,这种断人财路的做法,根本就是想把他往绝路上逼。

是真的如此的蛮横不讲理?还是另有所图?

面对白锦,黎泽彬的压力很大,这个女人,是真的很难对付,明明还在优雅的品着咖啡,却似有一道若有若无的余光,在他的脸上扫视。

只要他露出一丁点的破绽,就会被这个女人捕捉到,十分难缠。

没办法,黎泽彬只能打个哈哈,回道:“呵呵,白小姐,都是做生意嘛,何必闹得如此?我那点原石,恐怕还入不得白家之眼才对。”

黎泽彬在退让,他是希望谈判的,然后慢慢把白家引入局中,先压低价格,再大批量的进货,坐等升值。

可惜,这个女人的强悍,远比他想象的更难缠。

“呵~生意?我怎么觉得,这不是个生意?而是一场阴谋呢?”白锦放下了手中的杯子,红唇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。

抬起头来,美丽的容颜散发这冰冷,美丽的双眸直击灵魂,仿佛那一切的小伎俩,在她面前都是枉然,一股叱吒风云的气势升腾,攻击性十足的向他扑来。

还没等他解释两句,白锦已经拿起手边的遥控器一按,投影墙上,已经出现了一张照片,照片里,是一位缅国的大胡须男子,正在指挥工人们装货。

“这是就是你进货的渠道吗?一位缅国的强盗,你就不怕被他吞了?又或者,你也不过是傀儡而已,指挥你的,还另有其人。”

照片一出,连黎泽彬都不得不感叹这女人的强悍。

这位大胡子虽然不是坤鲨,但这也是坤鲨手下的得力干将了,白家果然厉害,哪怕是在缅国,都逃不出这女人的调查。

“咔嚓!”

图像再变,这次是一份公司的名单,上面密密麻麻的,全是一些数据。

“十四个空壳公司来帮你们倒卖原石,这些是你背后之人的手笔吧,为了压低原石的价格,好大肆收购吗?”

一语道破黎泽彬的布局,这女人神色冰冷的看着他,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,步凡的能力很强,能骗过政府的官员,可在白锦眼里,这种商业运转,破绽百出。

看到黎泽彬没有回答,白锦嘴角的那抹嘲讽更盛了,攻势再次逼来。

“我不知道你背后的那位,到底是怎么想的,但你可以把他们介绍给我,分了利益,自然也不会少你一份。但若是你依然坚持要挑衅我们白家,那……我会让你一无所有。”

白锦说完,重新靠在了自己的椅子上,双手插在胸前,闭上眼睛,散发一阵慵懒的诱惑,残忍而又蔑视的低语道:“废物,就要有废物的觉悟,送客。”

话音一落,秘书就叫人了,两名保安走了进来,向着他身后的门一引,肆意他出去。

这就是谈判吗?

黎泽彬有些气笑,摇了摇头,起身离开了房间。

会议室里,重新恢复安静,没一会,电脑里就传来了一个沙哑的身影:“女儿,你这么做,确定没问题吗?”

原来,秘书的那台电脑里,一直是连通家族会议室,白锦和黎泽彬的所有谈判,都实时的回传过去,包括白锦的强势,以及黎泽彬的退让。

这场诡异的谈判,从头到尾,都像是白锦一方面的施压。

白锦重新睁开眼睛,眉头微微皱了皱,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。

“并非我故意要这么谈,而是这黎泽彬,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了。让人再查查,不但要查他背后的人,还要查查他最近的所有事情。”

强势,不代表无视,白锦在进攻,同时也代表着一种试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