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三十三章 眼前泛黑(1 / 3)

2zw.org,hetu2024.com,cjswu.com,
本站最新地址22bzw.com,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,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,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

关键就在这儿,钱渊虽然对嘉靖帝什么时候死不太清楚,但很清楚徐阶借此做了什么。

徐阶替嘉靖帝拟的遗诏,以嘉靖帝的口吻否定了这数十年的执政,并以悔恨的心态为之后一系列的清算严党,替罪臣翻案,迎被贬谪臣子回京以及拨乱反正打下了基础。

这才是遗诏能给徐阶带来的最大好处,无比丰厚的政治声望。

而这也是李默、高拱绝对无法接受的,对前者来说,徐阶要做的他一定是反对的,对后者来说,这些拨乱反正的事应该由裕王登基后来做……或者他自己来做。

所以,当裕王、高拱、李默、吴山、徐渭入内室之后,徐阶手持遗诏,神情肃穆的时候,没有人跪下聆听,而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这位内阁首辅,刚刚被高拱叮嘱过的裕王也没有跪下。

“何来的遗诏?”

“陛下临终前……”

“陛下临终前,只有黄公公并御医在侧。”徐渭扬声打断徐阶的话,“陛下三日前便已留下遗诏,命裕王殿下继位。”

徐渭今天就是来当炮筒的,虽然撕破脸,但钱渊并不想在公开场合和徐阶斗嘴,而徐渭在嘴皮子上是不输给钱渊的。

在知道裕王、高拱、李默入万寿宫的时候,徐阶惊慌失措,虽然他不知道是怎么走漏了风声,对方又是如何有这么大胆子半夜闯入西苑,但徐阶知道,大事不妙。

还没等徐阶拿定主意,对方已经闯入内室,当徐阶试图以遗诏震慑众人,却没有人理会他。

徐阶还试图做些什么,但裕王已经扑到床边,大哭道:“父皇,三日前便下遗诏,为何不召儿臣,见最后一面……”

高拱越过徐阶,跪在床边,“殿下节哀。”

李默上前两步,撞开徐阶,一把抢过遗诏,冷笑道:“徐华亭你胆子倒是大,无宝印,居然也敢说是遗诏!”

徐阶默然无语,刚拟好,还在等张居正呢,没来得及盖印……

李默、高拱、吴山、徐渭陆续看过,再看向徐阶的眼神中都带着莫名的情绪,这厮真够狠的。

以嘉靖帝的口吻否定这数十年的执政,并以悔恨的口气批驳自己,甚至扇自己的脸……

这样的遗诏,首先给无数臣子出了口气,这还只是心里层面的,其次,将意味着将以徐阶为首,开始清算严党……就算不清算严党,也必然会召回那些被严党打压的良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