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曝光的先提条件(1 / 1)

hetu2024.com,https://cmshyxs.com,xhetu.com,
本站最新地址22bzw.com,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,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,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

裴府正堂。
  看似老迈的裴世矩缓缓偏头,“事关重大,裴氏不会轻涉其中,此事暂且搁置。”
  坐在下首的李德武风尘仆仆,却不敢显露出哪怕一丝不敬,“悉听岳父吩咐。”
  裴世矩盯着面前的女婿,轻声道:“秦王溃刘黑闼,可愿往河北一行?”
  “小婿还是留在京中吧。”李德武毫不犹豫的摇头。
  裴世矩轻轻颔首,微闭双目,李德武悄然退下。
  对没有完成对女婿的承诺,裴世矩并不在乎,他在乎的是,夺嫡之争愈演愈烈,东宫、齐王在圣人的暗示下联手制衡秦王,这对裴氏来说,并不是件好事。
  裴寂原本和李建成、李世民的关系都不错,但随着李世民累累军功加身,裴寂不得不靠向了东宫,这不是由他自身意愿能决定的。
  而裴世矩投唐后,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强烈靠向东宫的意愿,但毕竟先后历任太子左庶子、太子詹事。
  最关键的是裴氏在秦王府这边……没有安插任何人手。
  将烦心事暂时搁置一边,裴世矩叹了口气,想起刚才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的女婿李德武,此人没有听任何解释,干脆利索的应下不再求长安令……
  显然,这是个聪明人,但也是个心性凉薄的货色。
  如果有一丝可能,裴世矩都不想看到破镜重圆,他是知道李德武在岭南有个儿子的,抛妻弃子……一旦泄露,必然万人唾骂,李德武冒这样的风险,自然是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利益。
  裴世矩有这样的判断,是因为他历经宦海数十年,练出了这幅眼力和城府,但他的儿子裴宣机资质相对来就平庸多了。
  “此事原本已然谈妥,但五日前,东宫太子中允王叔玠来访。”裴宣机苦笑道:“齐王府主簿李乾佑求取长安令。”
  “齐王与东宫联手?”李德武显然也不是什么消息都不知道。
  “此事在京中引得轩然大波。”裴宣机叹道:“秦王一战击溃刘黑闼,军功之盛……太子畏惧理所应当。”
  “所以,齐王府欲夺长安令……太子难以回绝。”李德武点点头,“岳父亦只能退让。”
  裴宣机看着李德武神色平静,笑道:“不过王叔玠倒是提过,河北任尔择之。”
  “淑英身怀六甲,做夫婿的如何能离?”李德武笑道:“此事不必再提。”
  裴宣机满意的离开,独自一人坐在屋中的李德武转头对着空无一人的对面,脸上满是狰狞。
  费尽心思筹谋数月,使劲浑身解数,本以为返京之日就是平步青云之始,没想到却是如此结局。
  裴仁基当年首告李浑,害的自己几乎满族皆灭,忍气吞声扶棺往洛阳,回来后……你裴世矩却轻描淡写的告诉我,事情有变!
  李德武听得出刚才裴宣机劝说的言外之意,无非是齐王府突然插手,行动迅速……但李德武只会这么认为,太子中允王珪登门拜访,最终你裴世矩卖了我。
  沉默了很久后,李德武用力揉着脸颊,将满腔恨意埋入内心深处,尽量让脸上挂上笑意,才走出门去。
  “这些时日,府内如何?”
  一直在门外侍立的吴忠躬身道:“一切如常。”
  吴忠悄悄打量着李德武的神色,心里在打鼓,他可是知情人。
  原本吴忠还不知道内情,但就在今日,出城相迎,李德武劈头第一句话就是,补长安令何人?
  到如今,吴忠自然心里有数,十日之前,自己告知李善,李德武十日内回返。
  李德武有意出任长安令,而就在两日前,长安令王绪突然升任翼洲主管,李乾佑补长安令。
  吴忠相信,不会那么巧,这其中必然有李善的手脚……只不过不知道他是如何办到的。
  李德武脚步不停往后院去,突然脚步一顿,转头吩咐道:“上次元宵后你去东山寺求的经书,夫人颇为赏识,安排一下,明日我去一趟东山寺还愿。”
  “是。”吴忠的声音微微发颤。
  “去岭南的人可回来了?”
  “尚无消息,郎君过虑了,至今四个多月,应该还在路上。”吴忠强自镇定,“而且记得当年北上途中患病……”
  李德武微微点头,如果南下回岭南途中再患病,说不定就会客死异乡,罢了,谁让尔等非要拦着路呢。
  朱氏那是求死,还带上了李善……
  罢了罢了,李德武不再想这些,迈步进了后院,在心里警告自己,不得在裴氏面前露出任何不满,需柔情蜜意,需软言相劝……
  父母不能选,但妻子、儿子是可以换的,如果身登高位,还怕没儿子吗?
 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朱家沟。
  李善捂着头觉得真是头痛,一个个的,就不能让自己苟一段时日吗?
  李善一直将从现在到贞观元年之间这几年,视作释放技能时间,偏偏老有人试图打断自己释放技能……
  挥手让朱八离去,李善转头看向懒懒躺在沙发上的周赵,“先生昨日提起长乐坡酒肆,明日一齐去品品那款美酒。”
  周赵诧异的看了眼李善,又看了眼已经出门的朱八,怪笑两声道:“麻烦上门了?”
  看李善不吭声,周赵追问道:“王仁祐?”
  “若是王仁祐来找麻烦,只靠躲有何用?”
  李善平静的说:“若先生不肯出游,只能关在柴房,还请先生勿要恼怒。”
  “去去去,那间酒肆酒浆味美,令人回味,更有胡女旋舞……”
  不再理睬这厮,李善起身出门找到朱玮,他不想那么早和李德武碰面,不是因为李德武本身有什么威慑力,而是因为李德武背后的裴氏。
  李善知道,自己这枚棋子分量太低太低,太不起眼,一旦曝光,裴氏都不用做什么,李楷、李昭德都会敬而远之。
  不可能永远都藏在水底,不可能永远都不和李德武碰面,但必须有个先提条件。
  那就是自己有一定地位,或者名声远播。
  前一条路是李善最早想走的,如果能攀上秦王府,甚至在李世民面前打过照面,正在夺嫡之期,身为太子詹事的裴世矩是不敢胡乱动作的。
  可惜李善怼了杜如晦,得罪了秦王府,倒是东宫的韦挺对他赏识的很,而且还和齐王心腹幕僚李乾佑的独子李昭德勾搭上……
  仅仅靠秦王府统军李客师的儿子李楷……李善算是死了这条心。
  后一条路是李善唯一的选择。
  名声远播,而且还不是一般般的名气远播,裴氏是不敢胡乱动手的,就算打压也不能明目张胆。
  最确切的途径是,科举入仕,诗名远播。
  用简体字和拼音混杂的诗册……李善早就准备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