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不宜出门(1 / 1)

soushu2026.com,hetu2024.com,https://cmshyxs.com,
本站最新地址22bzw.com,请记住并收藏最新地址,原地址即将无法访问,如果突然无法访问请尝试加上www

“竟然不在?”
  东山寺内,宇文士及皱眉看着面前的沙弥,“可是在村子里?”
  “李……李家大郎今日外出。”
  宇文士及挥了挥手中的马鞭,“乌巢主持呢?”
  当日秦王府首次提起东山寺之事,宇文士及是在场的,自然知道修闭口禅的乌巢禅师是李善的手笔,此人必是李善亲近人。
  “主持闭关。”小沙弥咽了口唾沫,两腿颤颤,却不肯后退让开。
  宇文士及微微眯着眼,难道出事了?
  回头看了眼,宇文士及的双眼已经眯成一条缝了,五六个侍女、女僧围绕着一位身量颇高的中年女僧,外围有一位中年男子目露诧异,张口相询。
  “南阳?”
  “足下是……”女僧微微蹙眉,面前这人面熟的很。
  “叔父李金才。”李德武神情复杂,当年杨广的女儿南阳公主择婿,自己也是备选之一,但最终被宇文士及得手。
  南阳公主的神色也复杂的很,她与裴淑英来往颇多,知晓破镜重圆的佳话,眼角余光瞄见缓步而来的宇文士及,脸上更是带上一层寒霜。
  各人有各人的宿命,同为前朝贵女,同守孤灯苦佛多年,裴淑英终能夫妻重聚,而自己……南阳公主垂下头,手持念珠,低声诵经。
  “滚!”
  低低的呵斥声让李德武面色铁青,“宇文兄,别来无恙。”
  宇文士及看了眼南阳公主,脸色更是阴沉,转身走了十多步站定。
  李德武强忍怒火跟过去,“李家何负宇文?”
  宇文士及并不开口,双手负于身后,锐利的视线刻在李德武的脸上,他现在当然明白了,为什么李善今日不在东山寺,也不在朱家沟,甚至那位修闭口禅的乌巢禅师都闭门谢客。
  那小子倒是有些手段,不愧得房玄龄之赞,居然能探知消息,提前避开。
  李德武心头怒火都快忍不住了,当年的故交好友,一朝转为世仇,如今自己只能攀附岳家都快成了赘婿,而对方爵封国公,身登高位。
  最重要的是,你我难道不是同一种人吗?
  “南阳为何做女僧打扮,宇文兄……”
  “闭嘴!”宇文士及负在身后的手攥成拳头。
  哪壶不开提哪壶啊!
  两人都是前朝青年才俊,但在隋灭之后,都是靠抛妻弃子而上位的。
  宇文士及心头的怒火不比李德武小,凭什么?
  凭什么我儿子死了,而你儿子却活得好好的,而且还是被人交口称赞的英杰?
  “听家奴言,李兄几度在府门外盘桓不去,为何不登门?”
  听到这句话,李德武的手也攥成了拳头,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!
  你住的那宅子是从老子手里抢去的!
  “李兄勿忧,那栋宅子,迟早还与李家。”宇文士及低低道。
  还给李家,可不是还给你……如果有一日,李善为宅主,李德武盘桓门外,宇文士及很想看到这一幕。
  短暂的沉默后,随着又一声“滚”,脸颊抖动的李德武快步下山,狼狈而去。
  缓缓走到南阳公主身边,宇文士及挥手让侍女、女僧走开,对着南阳公主的背脊,低声道:“主持今日闭关,在山脚村落歇息一夜,明日入寺。”
  没有听到任何答复,宇文士及脸上呈现出痛苦的神色,低声又道:“李德武于岭南娶妻朱氏,生子李善,乃东山寺之主,如今就在村中……”
  听着背后断断续续的解释,南阳公主冷笑道:“记得当年,你与他最是要好,一丘之貉。”
  “今日驱逐李德武,为了李善?”这些年来,这还是南阳公主第一次主动与前夫搭话。
  “李善今岁十七。”
  低低的幽叹声后,隐隐能听见哭声,宇文士及面容僵硬,久久无语,如果儿子宇文禅师未死,今年也应是十七岁。
  一个时辰后,朱家沟李家宅院。
  朱氏毫不犹豫的收留南阳公主,让小蛮和侍女收拾房屋,而宇文士及黯然离去,今日他还有要事。
  此时此刻,长乐坡的酒肆里,李善和周赵临窗而坐,一边观赏泾河风景,一边品尝被周赵评价为天下佳酿的美酒。
  长乐坡距离长安十里,临近泾河,是距离长安最近的集市,各类铺子琳琅满目,多有酒肆、饭铺、客栈,向来是迎来送往之地。
  看了眼面前的酒碗,李善哼了声,果然不出预料之外。
  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
  唐朝的酒度数低,而且过滤不净,杂物多,看起来像是酒中杂着蚂蚁,不过这碗酒倒是不绿。
  轻轻抿了口,李善目露诧异神色,低低自喃,“不是米酒,也不是黄酒,倒是有点像白酒……”
  李善几次和李楷、李昭德聚饮,基本上都是三勒浆,那是一种果酒,李昭德曾经献宝似的拿了瓶葡萄酒,这两种酒是唐朝上层主要的酒类,中下层主要是米酒、黄酒。
  这个时代已经有白酒了吗?
  “何物所酿?”
  “店家秘技,自然不能透露。”周赵哈哈一笑,饮了一小口,“入口如火,性烈更甚火,来来来,掌柜,那桌也上两坛。”
  朱八看了眼过来,李善微微点头笑道:“都还俗了嘛。”
  李善今日出来避难,除了朱八,朱玮特地安排了四个青壮跟随,都是村中武艺精熟的汉子,其中两人也是和尚,不过和朱八一样都还俗了。
  李善慢慢抿着酒,自己前世没喝过什么好酒,倒是中学时常陪爷爷喝些散装的烧酒,这碗酒大概也有三十度上下,回头可以买些回去试着蒸馏提纯。
  不指望买下秘方,李善现在也知道这个时代一份秘方到底有什么样的分量了,传家之宝啊,所以李善将琼瑶浆秘方拿出来后,村民对他感激涕零。
  不过也正是这个原因,很多秘技都慢慢失传,长期不外泄,直到很多年后,甚至改朝换代才流传开,当然也有可能就此泯灭。
  “慢点喝。”周赵皱眉提醒道:“入口虽好,但饮的多了,耳鸣目眩,大醉淋漓,上次要不是大醉,店家也不至于报官!”
  “难道不是因为你大醉淋漓,店家没从你身上搜出银钱?”李善笑着调侃了句,自然那日垫腰、铜镜之事后,两人的关系……愈发像是狐朋狗友了,常常私下交流。
  周赵正要反驳,那边传来一阵嘈杂声,众人回头看去,三两个醉汉正揪着掌柜撕闹,几个伙计干脆利索的将人摁倒,搜出银钱,将人丢出门外。
  “倒是熟练的很。”周赵喃喃道。
  李善笑着说。“搜出银钱,何必报官?”
  又饮了一碗,泾河上的河风吹来,李善觉得有点晕眩,明明度数也不高啊,难道是自己太久没饮酒,还是这具身体的解酒酶分泌太少?
  门外又传来嘈杂声,李善转头看去,虽然脑子晕乎乎的,但眼睛没问题,清晰的看见了王仁祐。
  “定是此僚作祟,打,给我打!”
  惊喜的呼声响起,王仁祐扭曲的指着李善和周赵,几个大汉立即扑了上来。
  今儿是出门没看黄历吗?
  黄历上一定写着不宜出门!